御书房离自己已经很远了,荣棠才听见身后传来的喧哗声,朝中诸臣终于反应过来了。crshuwu.com跟在荣棠身后的几个太监,听见身后的动静,都忍不住停下脚步,扭头后望,只荣棠脚步未停,径直往宫门的方向走去。

  御书房前的庭院里,不少大臣痛心疾首中,莫氏女是什么人?太子殿下方才还说大婚?太子大婚那就是迎娶太子妃啊,一个暗卫出身的奴婢,就要成为他们崇宁的太子妃了?

  “怎可如此?”

  “何至于如此啊?!”

  ……

  朝臣们惊愕之下,喊出口的问话绪无头绪可言,几乎可以归于惊呼,而不是问话。

  御书房里的景明帝冷哼了一声,这帮人在他这里叫有什么用?找荣棠嚷嚷去啊!

  “江大,”景明帝坐着喊。

  太监总管万福忙推门,小跑着进了御书房。

  景明帝看着万福皱一皱眉头,他喊的是江达啊,怎么会是万福进来了?

  万福跪在地上,不用景明帝发问,自己就道:“圣上,江公公已经死了大半年了啊。”

  啊,景明帝在心里啊了一声,原来江达死了啊。

  万福偷偷地抬头,偷瞧了景明帝一眼,他家圣上不是第一次叫江达这个已经死了的人了,万福被景明帝弄得心里害怕,江达已死,他家圣上记不住?

  “让外面的人都出宫去吧,”景明帝这时却道。

  万福忙道:“圣上,楚相他们求见。”

  “滚!”景明帝拍着御书案喊了一嗓子。

  皇帝陛下的这声喊,御书房外的众臣一定是听到了,因为御书外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呵,”景明帝又冷笑,“太子大婚之后,就行禅位大典,不用回万朝城了。”

  众臣中不少人身形摇晃,站都站不稳了,不用北归就举行禅位大典,圣上就这么急于让太子登基吗?那莫氏女,不就,不就是皇后了?

  众臣面面相觑,然后发现彼此的目光都惊惶。

  “圣上啊!”有老大臣跪地哭喊了起来。

  奴婢为后,这礼乐不就崩坏了?!

  十几个大臣一起跪地,冲着御书房大喊了起来,不少人涕泪横流,如若礼乐崩坏,那这天下岂不是大乱了?

  在场的苏公度的门生弟子们,在要随自己心意动作之前,都下意识地抬眼,要么扭头看自己的老师。苏公度背手站着,冷眼看着跪地的同僚们,目光冷然。

  “苏公?”有大臣一眼瞧见苏公度这样,忙就愤然开口冲苏公度道:“莫非苏公认为太子殿下的大婚可喜可贺?”

  苏公度还没说话,御书房关着的门,被人从里面一脚踹开了,景明帝从御书房里走出来。皇帝陛下怒不可遏,手抬着往天边指,道:“你们就不看看城外?”

  天崩地裂了,这帮人还跟他这儿操心荣棠娶谁?他这个当老子的劝过了,他劝过不止一回了,可荣棠不听,他有什么办法?如今谁能拿荣棠有办法?

  “有移山倒海之能的人就在城外,”景明帝跟众臣道:“他们是莫氏女的师兄,师妹,你们可以去跟他们喊一喊,让他们给你们评评理。”

  庭院里突然就又安静了,那个师门的人讲理吗?

  “圣上,臣告退,”苏公度跪下给景明帝行了一礼,见景明帝抬手让他平身后,苏先生起身便走了。

  苏公度这一走,他的门生弟子自然也就跟着走了,御书房前的庭院里,顿时就少了好些人。景明帝看着就想,原来朝中有这么多苏公度的弟子,再看看坐在一旁的荣棣,皇帝陛下就又叹口气,有苏公度这么一个老师,这儿子还是连跟荣棠说句话都费劲,跳了半天高,结果脚都没离地面,真是一团扶不上墙的烂泥。再往后想,景明帝突然就又意识,马上他连皇帝都不用当了,他为什么还要操心这些?

  “都回去吧,”景明帝冲众臣挥一挥手,丧气道:“天下有怪物横行之危,你们还是想一想如何度过此难吧。”

  众臣跪在地上没动。

  “都滚吧!”景明帝吼了一声。

  庭院里的大内侍卫开始将跪地的臣子往外拉,不一会儿的工夫,就有管事太监由宫门那头赶回来禀告,说诸位大臣都出宫去了。

  “他们回府去了?”景明帝问。

  这管事太监面颊抽动几下,讪讪道:“圣上,诸位大人如今跪在宫门外。”

  景明帝觉得自己真是多余一问,没好气道:“那就让他们跪。”

  管事太监忙就应了一声,起身后也不敢走,就站在原地没动。

  景明帝想回御书房,扭头又让他看见了荣棣,“若是莫氏女不回来,你想要如何救朕?”皇帝陛下突然就问这个儿子道。

  自家父皇突然发问,瑞王爷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看着景明帝张口结舌,这对皇家父子大眼瞪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邪肆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绝美夜色只为原作者梅果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梅果子并收藏邪肆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