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国国主杜世靖的诏旨不能不守,年内去一趟殊京,不仅是让国主当面瞧瞧这么简单。仲杳还得把贯山人丁户籍,水土勘书之类的资料当面呈送,完成献土入杜的全套手续。

  殊京在贯山东面两三千里,由殊京往东,顺大江而下,穿越荆、昭、莒等国,行程六七千里,就到了摩夷洲中部的大国徽国。再由徽国北上,行约四千里,便是岱山。

  这一路行程一万多里,大半都是水路,摩夷洲的舟船速度很快,专心赶路的话能做到日行千里。陆路的话,修士也不惧车马劳顿,算下来一个月就能到岱山。

  可仲杳还不确定自己以什么身份去岱山,只是游客的话,恐怕进不了元灵宗,只能叫出小竹等人匆匆会面,跟现在灵丝传讯并无太大分别。而要进元灵宗,就得有理由,他还没想好。

  还是等贯山能稳定下来,跟蒙山宗的关系更深之后,再走蒙山宗的路子进元灵宗吧。

  仲杳这般盘算着,对仲善存寄望更多。他不在贯山的话,就只有仲善存能全盘理解他的指示,由此协调全局,维持局面了。

  “老前辈说有要事跟宗主商量……”

  这时仲善飞奔了过来,气喘吁吁的报告,所说的“老前辈”,自然是弟子们叫什么都不好,只好这么称呼的卧槽老头。

  “等神瓷讯牌做好了,就不必这么辛苦了。”

  仲善存怜惜的丢给仲善飞手绢擦汗,少年用上了刚刚学到的缩地术,一步三丈飞掠而来,已累得气机浑浊,满身大汗。

  “是啊,到那时贯山之内的通讯问题就能解决了。”

  仲杳也颇为期待,通讯问题被他列为“贯山发展纲要”的头号课题,由他亲自负责,现在已经有了一些进展。

  摩夷洲内,修士一般以两种方法相互联络。一是以法阵传讯,原理其实是请到风神,由风神代为传讯,此法自然只有道士用得了。二是以特定的灵基传讯,具体的使用方法就因人因物而异了。比如仲杳通过紫萝灵丝,与远在万里之外的季骄娆联络。此法不仅耗费不菲,通讯对象也是特定的,还必须事前约定,或者施下特定术法。

  仲杳可没办法在这个世界搞什么无线电,他因地制宜,在第一类方法上做了改进。将祭土烧制为神灵瓷像,给所有剑宗弟子配备。弟子们须以真灵御剑术修习出的土系灵气刻下灵气符印,需要传讯时,再以灵气碰触瓷像,唤来土地或者山神,由神灵将消息转发给其他有瓷像的弟子。当然,仲杳就不需要了,神灵可以直接与他沟通。

  有研究和制造贯山瓷剑的经验,瓷器作坊的执事火九遵照仲杳的吩咐,尝试了各种配方,最终发现以土地山神水伯庙旁的祭土为基材,烧制出的瓷像能在灵气与香火之气间找到平衡。既能让使用者的灵气触动神灵,又能与拜神像者产生的香火之气轻易区分开。

  这些试验在同道大会举办之前就在进行了,大会市集里卖的各种小神像,正是这项研究的衍生品以及又一项试验。按对香火之气有最大反应的配方烧制出大批瓷像,对外发卖,看能不能收获到贯山之外的香火之气。

  这项试验的结果不算理想,只能收获到极为稀薄的香火之气,不过这也在仲杳预料之中。神灵获取香火之气都得有水土山林依凭,若是只靠形象就能轻易聚敛香火,摩夷洲早变成万神征伐之世了。

  仲杳鼓捣出的“神瓷讯牌”有掌心大小,内有圆孔,像是大号铜钱,只要是修习了真灵御剑术的厚土剑,会激发厚土灵气的弟子,都能借助贯山神灵与其他配有讯牌的人传讯。

  不过光有讯牌也不行,通讯课题之所以只能说有进展,还没真正解决的原因,就在神灵身上,神灵反应很迟钝,经常疏失遗漏,完全没到可以投入实用的程度。

  敖盈盈是所有神灵里脑子最正常的,她替自己和土地山神给出了解释。

  “老娘一天到晚的日程排得满满的,忙得跟狗一样,你还鼓捣出这事,让我当传话人,哪来的闲工夫啊?”

  当时她义愤填膺的指责仲杳:“还要所有剑宗弟子随传随到,你这是把我当啥使唤了?”

  仲杳不解,为啥非得你自己处理,从你手下分个人……不,龟丞相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种仙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绝美夜色只为原作者草上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草上匪并收藏种仙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