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的时候,宁夜没有学过验尸,但这不影响他在现世的操作。

  仙法的痕迹是如此明显,以致于懂仙术的人,通常都能看出些端倪,区别只在于愿不愿做,会不会看。

  连人都能做机关的宁夜,恰恰是懂这个的,虽然未必专业。

  但幸运的是,办案的人专业不到哪儿去,作案的人同样专业不到哪儿去。

  比烂的世界比比皆是,宁夜不需要自己有多强,只需要比对手高明那么一点就行。

  所以他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是某种心神控制手段,不过不是法术,是药物。”宁夜道。

  “可确定?”劳玄明心神一震。

  宁夜没有回答,而是四处看去,突然来到一个香炉旁。

  香炉上还留着插过的香洞与香灰,但是香却已不见了。而正常情况下,因为插在香炉中的缘故,香是不可能燃尽的。

  宁夜笑了:“香被带走了,看来应该就是类似迷神香之类的物品。”

  “迷神香?烟雨楼?”劳玄明愕然。

  迷神香是烟雨楼的特产,这些家伙最擅暗杀之道,手段诡异,借助种种辅助之物,甚至有过华轮暗杀万法的惊人手笔。

  “有很大可能。”宁夜也乐坏了。

  自己正憋着劲找烟雨楼的麻烦,没想到他们自己就送上门来了。

  不过劳玄明可没这么乐观:“烟雨楼就是一群地沟里的老鼠,你知道他们就在那里,却就不知道在哪儿。”

  我可知道。

  宁夜心道。

  不过光知道这个没用,还需有更确切的证据和线索。

  这刻想了想,宁夜道:“烟雨楼的人,为什么要刺杀一个普通的卫士?”

  劳玄明回答:“多半是知道极战道的人过来,想要破坏议和。”

  宁夜却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

  要破坏议和的话,这种手法太低劣,刺杀秦时月岂不更好?

  实际上宁夜很清楚,只要上层有交好的意思,一个江大锤的死亡案子根本就无足轻重,改变不了大局,充其量就是为极战道增加些谈判的本钱。

  所以说以破坏议和为目的刺杀一个卫士,这个理由几乎不能成立。

  但是反过来说,若是极战道的人自己出手,作为最终的受益者,反倒更有可能。

  或许是天生阴谋论者的缘故,从谁受益谁就最值得怀疑这个角度考虑,宁夜情愿怀疑是秦时月指使的。

  但这同样解决不了两个问题,一是极战道的人出手方式不是这样,他们要出手杀人,对方多半就是整个碎了。二是极战道的人也不会支持这种做法。到不是说这些人团结到什么程度,而是极战道的人最讨厌的就是暗杀手段。

  如果说烟雨楼的人是能暗杀就不硬刚,极战道就不一样了,一个个简直都是天生的张烈狂,能硬刚就绝不暗杀。

  对了,七杀天刀最早就是从极战道传来的,直到现在,烈洲还有个七杀门,隶属中府,其中就有好几位七杀天刀的强者。

  这时候宁夜已将香灰搜罗起来,交给一名弟子:“交给神机堂验证,看看是不是迷神香。”

  那弟子领着香灰而去。

  宁夜已回到外屋,来到江大锤的尸体旁:“江大锤身为特使卫士,跑出来见一个外人,里面还有许多蹊跷。我想和秦时月谈谈。”

  “你确定?”劳玄明犹豫了一下:“其实,只要确认了是烟雨楼出手,我们已经可以向上面交差。”

  他和付东流一个尿性,都是事情能搪塞过去就搪塞过去。

  不过宁夜却不是骆求真,道:“那是自然,不过要是能抓到一两个烟雨楼的人,岂非更好?”

  劳玄明兴奋:“你能抓?”

  “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千机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绝美夜色只为原作者缘分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缘分0并收藏千机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