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点了吗?”于大壮上前握住他的手,双眼通红,“你别动,要什么就跟我说。”

  于休休:……

  她这时才明白,于大壮那么匆忙的原因。

  并不是她以为的他知道了唐文骥犯案,而是唐文骥给他打电话,说马上就不行了,叫他来见最后一面。

  怪不得把他急成那样。

  “我……没,没事。”唐文骥摆手。

  于大壮踌躇一下,“你都病成这样了,警察还来找你做什么?”

  唐文骥笑,“还不是那件事……”

  说到这儿,他的目光若有似无地落在于休休的脸上,似乎难以启齿,“阿南这孩子啊,仇心不灭,恨咱们呐。唉。”

  用了“咱们”这个词,不经意就把于大壮拉入他的阵营。

  这让于休休十分不满。

  “唐叔。话不能这么说,我从没听霍仲南说过他恨谁。他不是记恨的人,否则,唐叔也不能活到现在。”

  在父亲面前,她言词有顾及,主要她也不是警察,不能直接下定论,只是委婉地暗示他,自己什么都知道。

  唐文骥面色一变,猛烈的咳嗽起来。

  于大壮着急上火,不满地看了女儿一眼。

  “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爸,不知道的人是你。”于休休的眸底,浮动着怒气,“警察不会因为谁说了什么,就随便冤枉好人的。要是霍仲南可以只手遮天,就不会被羁押到现在还出不来了。”

  转而,她又笑着看唐文骥。

  “不像唐叔,说保释就能保释,有的是办法呢。”

  她话里极酸,是打趣,也是讽刺。

  “休休。”于大壮瞪她,对苗芮说:“你陪休休出去走走,我和老唐说说话。”

  苗芮眼儿一挑,“说呗。什么话是我和休休听不得的?”

  “……”

  于大壮头痛。

  女儿还能假装凶一凶,媳妇儿怎么凶?

  “老于。”唐文骥眼睛半眯,眼眶里头湿湿的,好像下一秒就要老泪纵横。

  “想我老唐,一辈子行善仗义不做亏心事,到头来……病床前空荡荡,老婆早亡,儿子不孝,除了你,连个朋友都没有。”

  他说得于大壮心酸,“别这么想,你这不是没回国吗?这边也不方便。要在国内,哥几个就来看你了。至于绪宁,这小子……等过几年成家了,做了父亲,就知道当爹的不易了。你别往心里去,跟孩子计较啥?”

  “唉。老了,老了才知道,什么都是空,都是一场空啊。”

  他紧紧握住于大壮的手,那憋了许久的坚强泪,终于掉了下来,

  这样子极是凄惨。

  苗芮轻哼:“那汤丽桦不是被你逼死的吗?这会儿你倒怀念起她来了?”

  于休休:……

  她老娘是真的不给人面子呀,让人怎么下台?

  于大壮尴尬地笑,苗芮满不在乎,“老唐,你没跟你那相好的小妖精打电话吗?让她赶紧来照顾你呀?表现真爱的时候到了。”

  “呵……咳咳,咳咳咳咳。”

  唐文骥虚弱地咳嗽着,眼泪都咳出来了。

  “苗芮这张嘴,半点不饶人。”

  于休休扫他一眼,没再说话。

  两个男人又寒暄片刻,医生进来提醒说病人需要休息,他们不得不离开。

  于休休早就想走了。

  在父亲聊天的时候,她一直在和谢米乐聊天,了解情况。谢米乐告诉她,霍仲南被批准保释了。不过,出来就不见人影,问了钟霖也不肯说,不知道人去了哪里。

  于休休有些着急,但男人没有找她,她也不可能主动去示好。毕竟,那天的经历并不是很愉快。

  于是,当谢米乐问她在哪儿的时候,她说:“医院。”

  谢米乐紧张起来,“你不是去做义工了吗?怎么把自己搞医院去了?”

  “我……”于休休欲言又止,“米乐,我怀疑我有了。”

  “啊?”谢米乐差点吓死,马上打电话过来,听到于休休在笑,她才回过神。

  这小姐姐又开始作了。

  “行。于休休,我懂。你怀上了。”

  “你这叫添油加醋哦,我只是说我怀疑。”

  “对呗。就是我自个儿揣摩的。”

  五分钟后,钟霖收到一条消息。

  “亲爱的,告诉你一个事儿,你千万别张扬啊。休休好像怀孕了,现在在医院,我拦不住啊,心里有点慌。”

  ------题外话------

  么么哒,小仙女们~

  看到评论区,大家给二锦提了很多意见,也表达了对二锦作品的看法,我很受启发,也十分感动,谢谢你们每一位的真诚,感谢你们的每一个支持。

  比心!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明天见。

章节目录

我就喜欢惯着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绝美夜色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我就喜欢惯着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