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眼前的局面,水陆儿也能看出一个大概。

  她此刻只有深深的无力感,就如同已经大变了的天元太子一样,在恐怖的蓝光威压的压制下,她连敌意都生不起来,只觉得自己渺小如蝼蚁,内心里满是惶恐不安。

  再看宁凡和金儿两个人,固然神情也很凝重,但是分明还有一搏之力,这就是她和他们之间的差距,水陆儿此记的感受非常清晰也非常扎心。

  不是这样的,这一定是幻觉,怎么可能会这样?

  水陆儿闭上眼睛,拼命地摇头,她想把这一切都放下,回到无忧无虑的从前,从此再也不想为这些事烦恼,不过她内心很清楚已经不可能回到从前。

  事情已经发生,那就不可能当作没有发生,水陆儿心里深深叹了口气,听天由命吧。

  她现在已经不想争了,既然明知争不过,也明知不可能达到他们的高度,那么争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可以说这一趟禁山之行,水陆儿最大的收获就是认清了自己,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但是内心深处的一丝不甘,让水陆儿不可能做到真正的放下,她终究还是放不下。

  不过在这个时候,她忽然能体会天元太子的心境,尤其是之前她无法理解天元太子的突然变化,现在却有点感同身受了。

  如果一个人遭遇了像她这样的重大打击,当然也会变得与之前不同,没有变化的人那岂不是没心没肺的木头人?

  水陆儿在这个过程中,不由自主将目光转向被定在半空中的天元太子,他的一切都仿佛被冻结了,连眼神都没有波动,似乎连神魂都被冻结,然而水陆儿的心里却生出一丝非常奇怪的感触,有种要和天元太子对话的冲动,同时天涯沦落人,想说的话也很多。

  其实说心里话,她对天元太子还是有些愧疚的,毕意他只是没有那么深沉地爱她,只是把她当成他的女人,他是高傲惯了的人,那种态度其实也不算什么。

  但她是真的在内心里有了其它人,说起来背叛的人是她不是他,但水陆儿不是俗人,遵从自己的内心,在她看来很正常。

  现在有一种要和天元太子对话的冲动,但并不代表她的心意变了,又想和他和好如初,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在看到他的时候,想和他说说话而已。

  毕竟,抛开男女之情不谈,他们也曾经从小一起长大,曾经两小无猜,她不可能将他当成一个路人。更何况现在她满腹委屈,又对他的情况非常好奇,当然想多了解一下。

  要说水陆儿怀了功利之心,主要是修炼的角度想和天元太子交流,也是很正常的。

  事实上到了他们这一步,对男女之情看得已经比普通人淡得多,对修炼的执着可以说超越了一切。随着实力增长,感情也越是淡泊,甚至对家人亲人也是如此。水陆儿早就感受过这些,在潜移默化之中她也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比如在她和天元太子之间,结束了就是结束了,她一点都没有想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宁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绝美夜色只为原作者楚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子君并收藏宁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