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白泉他们三个人开着车往x市走,车内的气氛显得有点沉闷。

  就在刚才,他们遭遇到了一次抢劫,失去了身上所有的财物。

  没错,这就是抢劫,他们的心里是这样定义的。

  那几个农民以索要赔偿和帮忙把他们的车子拉出来为名,强行对他们进行了搜身,抢走他们身上的钱。

  白泉和摄影师见多识广,还算比较理智,忍着怒气任由对方搜身,一声没吭。

  小助理比较年轻,脾气比较燥,所以反抗了几下……最后的结果是吃了拳打脚踢,还是被人抢了个干净。

  当然,那几个农民一看就经验丰富,很悠着来,他们的拳脚并没有对小助理造成太大的伤害,反正就是教训了一下这个不听话的小子。

  只拿钱,其他的一概不动……

  那几个农民拿了钱以后,甚至还帮他们把车子从坑里拉出来,这才扬长而去,走了个无影无踪。

  事后白泉观察了一下,他们车子陷入的那个坑,显然是被人提前挖出来的,紧贴着路边,车子驶过来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

  更不用说,人家故意横冲出来吓唬他们,让他们猛打方向盘了。

  一切都是局。

  他们被坑了,一点脾气都没有。

  车上,小助理还在揉着自己被打的地方,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心里难受,有点气呼呼的。

  像这种刚象牙塔里出来的小孩,还没被生活和社会摔打过,自以为是中央空调电视台的记者就能横行天下,现在突然遇上这样的事情,的确很难稳得住心态。

  白泉从小助理的身上能看得到自己年轻时的影子,轻叹一口气后,主动关心了一句:“怎么样,很疼吗?我包里有专治跌打损伤的药油,给你抹一下?”

  小助理摇摇头,表示不用,沉吟了一下后又问:“白哥,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吗?”

  白泉不动声色:“不然呢?”

  小助理想了想:“至少得报个警吧?”

  “报警?”

  白泉都没说话,倒是前面开车的摄影师忍不住笑了一下。

  像这样的事情,根本没有报警的价值。

  警察来了也找不着人,那辆破烂面包车连车牌都没有,怎么找?

  就算把人找到了,这里面只涉及那么几千块钱,要怎么处置?

  那几个农民完全可以说这几千块钱是说好了的帮忙把车子拉出来的钱,反咬一口白泉他们不认账,到时候只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了。

  再退一步说,真要事情闹大了,人家到时候还可以直接把钱退回来,他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难道还能硬把人弄进监狱去吗?

  所以,这是个哑巴亏,他们只能生咽下去。

  白泉耐心给小助理解释了一下,说道:“出来跑采访,就是这样的,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只能自己小心,尽量不要让自己受到伤害……嗯,至于钱,身外之物,抢了就抢了吧。”

  这样的解释,完全和小助理对工作状态的想象不符,让他好一会儿都回不过神。

  摄影师沉默的听完白泉和小助理说的话,突然问道:“老白,今天这事儿……应该和那个牧雅林业没有关系吧?”

  白泉想了想,用自己的理智分析了一下,摇头道:“应该没关系,要真是他们指使的,就不止是抢钱了……你没看他们动都没动我们的摄像设备和器材吗?”

  微微一顿,他又说:“而且,人家动都不动我们俩……嗯,都不给我们点教训,这不符合常理。”

  摄像师沉吟了一下,叹了口气:“这特么也来得太巧了,搞得我都不得不往那方面想。”

  白泉说道:“不过今天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的,我又发现了一点新的东西,等回去再详细计划一下,看看应该怎么借这个新发现撕出一个口子来。”

  “你有什么发现?”

  “我们准备去一趟阿奇善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和女工程师分开以后,陈牧径自回到宾馆。

  刚洗了个澡,准备打开电视看一下新闻,没想到电话就来了。

  一看来电显示,是女医生的,陈牧连忙光速接听,问道:“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有事?”

  他出门在外,女医生基本上每天都要给他打一通电话骚扰他,不过通常会在晚上十点左右打,现在这个点……有点太早了。

  女医生说道:“今天有人来我们这儿找你,我想和你说一声。”

  “有人找我?”

  陈牧有点好奇,问道:“什么人?”

  “是两个外国人,爷孙俩,女的叫做雷奥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陈牧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绝美夜色只为原作者陈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牧并收藏陈牧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