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云茫然:“怎么回事?”

  秦玉林也没有过来离职,谷云怎么可能知道他最近的情况,问寒子,寒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说秦玉林似乎最近找了个新的工作。

  “……我也不常在宿舍里看到他,整天整宿的外出,具体什么事情估计你问一下佩儿能知道更多吧。”

  寒子挠着头发,有些尴尬。

  “行吧,”虽然有些失落,但是员工有了更好的出路,谷云还是会大气的放手的,“不过你还是让他过来办下离职手续,毕竟还有小半个月的工资,能拿到手还是尽量拿。”

  寒子点头,“我知道了。”

  谷云转头,拿起一直亮个不停的对讲和那头的人对话,转身上二楼的时候,正好和颇有渊源的齐诗雨撞在一起,齐诗雨看清楚来人是谷云之后,毫不客气的睨了她一眼,而后又刻意的将谷云挡在电梯门口,看那架势,也没有准备让谷云进来。

  谷云倒也无所谓,她若无其事的抬手示意,“你先上。”

  “哼,”按亮二楼的按键,齐诗雨关上电梯门,高傲而又自豪的消失在谷云面前。

  直到齐诗雨离开,大魏这才愤愤不平的凑在谷云耳边,“谷经理,真的就这么不管她?她老是对你那么不敬也不是办法。”

  寒子在一边点头。

  谷云不甚在意的笑笑,“多大点事,不用在意,她好好的忙自己工作就是,我只是管理她们,又没想着和她做朋友,随便她怎么去。”

  大魏和寒子虽然无奈,但还是选择听从谷云的意思。

  再一次走到丁亮包厢门口,谷云已然没有之前的踌躇和忐忑,毫不犹豫的推门进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缩在丁亮旁边悠然自得的齐诗雨。

  谷云知道她是在跟自己挑衅,但实在是没懂她这样有啥好挑衅的,扫了一眼齐诗雨,谷云公事公办的和丁亮寒暄了一场,正要离开的时候,却又被丁亮叫住了。

  “听说谷经理最近的名气很高,我也想听听谷经理的歌声,你不如就多留一段时间给我们开开嗓子。”

  丁亮说话的时候故意看着周围其他人的表情,他刻意让所有人一起附和着自己。

  齐诗雨是最先看清楚丁亮眼色的,立刻跟着搭腔道,“说得是啊,谷经理总不能厚此薄彼吧,下边的穷鬼们听了那么多次了,再怎么说也得给我们丁大老板唱一首歌才是。”

  “我们老大愿意听你唱歌是给你面子,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大魏听了这话,立刻就要上前撕烂那人的嘴,却被谷云伸出手拦了下来,她脸上也是一样的不开心,可是为了大局还是忍住了。

  扯出一丝笑脸,谷云看向老神在在的丁亮,礼貌且客气的,“真不是我不愿意,只是我那边还有其他客人要照顾,丁先生真的感兴趣,我下次唱歌之前一定让人带你下去一起听。”

  说完,就要告辞离开了。

  刚等寒子拉开包厢门,身后丁亮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怪不得诗雨说谷经理好大的排场,说是不唱就是不唱,不管是谁的面子都不给,我刚开始不相信,现在倒是信了。”

  丁亮拿起一杯酒喝下去,看着谷云的背影,眼神越发的迷离了。

  这句话里面带了很多刺,谷云心里咯噔一声,还是硬着头皮重新转过去看着丁亮,突然一笑,“丁先生这话可折煞我了,只是……。”

  她佯装的十足的谄媚,“店里也有规矩,我虽然是经理,但脑袋顶上还有个老板呢,我这节目说是每周一次的,这要是在这里就给您唱了,可不是坏了老板的规矩,您就当时照顾我,就别为难我了。”

  “你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也不好继续强求,”丁亮一改之前的小人行径,突然大气了起来,还让谷云有些不敢置信。

  原以为以丁亮的尿性,还得浪费她好一番口舌,可是却没想到竟然如此轻易的就同意了,谷云反应很快的笑了一声。

  “那我就先走了,丁先生玩好……。”

  再次离开,又再次被叫了下来。

  “不唱就算了,谷经理可得喝一杯跟我赔罪才行!”说着,丁亮将齐诗雨手里的酒杯拿过来,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有那么一会会短暂的交汇,而后又快速的移开视线,丁亮将一个宽口的酒杯拿给谷云。

  “这一杯要是不喝,那就是真不给我面子了。”

  他一番话说得严肃,谷云下意识的抿了抿唇,迟迟没有接过那杯酒。

  包厢里一时间落针可闻,齐诗雨、丁亮以及丁亮带过来的小弟们一齐看向谷云,每一束看过来的视线里都夹杂着刀子和寒意。

  不是她不给面子,也不是连那么一杯酒都不想跟丁亮喝,只是因为那杯啤酒中夹杂着的白色的沉淀物让她不免有些心疑,再加上那些人眼里似有若无的淫邪视线,谷云不得不选择思量再三。

  直觉告诉她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极品萌宝:霸道爹地护妻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绝美夜色只为原作者东海鲲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海鲲姐并收藏极品萌宝:霸道爹地护妻狂最新章节